主页 >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
朝核危机爆发的原因及发展趋势
发布时间:2011-06-29 18:14         发布人:         来源:新浪网

王宜胜 
(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北京 100091) 
  

  

2002年10月以来,朝核问题再度演化为危机,并成为影响地区稳定的焦点问题。本文仅就危机爆发的原因、美朝双方的立场及危机的发展趋势等问题做一简要分析。   

一、朝鲜核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   

从总体上看,朝鲜核危机再度爆发的主要责任在美国,是美长期推行对朝敌视政策的结果。同时,朝鲜对危机的爆发也负有重要的责任。   

(一)朝鲜核危机再度爆发的主要原因在美国   

冷战时期,美国在韩国部署战术核武器,使朝鲜半岛进入有核时代,并引发了长达半个世纪,而且至今仍在持续的朝鲜半岛核争端。1994年的《美朝核框架协议》使第一次核争端得到和平解决,但小布什上台后,全面调整对朝政策,使美朝关系全面倒退,并最终导致了此次核危机的爆发。核危机爆发后,美又大搞“单边主义”,企图以强硬手段迫朝屈服,导致危机不断升级。   

1、美国的核威胁是朝鲜进行核开发的最初动力   

冷战期间,美在韩国部署和储存了1000多件战术核武器,主要类型有核地雷、核炮弹、陆基战术核武器和空基战术核武器等。而且每次朝鲜半岛局势紧张时,美都把核武器的使用列为选择之一。同时,美国还向韩国、日本提供核保护伞。面对美国的核威胁,朝鲜一方面加快自己的核开发步伐,一方面为消除朝鲜半岛的核威胁而积极努力。1974年9月,朝鲜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1976年8月,朝鲜在“朝鲜问题东京紧急会议”上首次提出建立朝鲜半岛无核区主张;1985年8月,朝鲜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986年6月,朝鲜宣布不试验、不生产、不储存和不引进核武器,同时呼吁美国撤走驻韩核武器,建立朝鲜半岛无核区;1989年11月,朝鲜提议举行朝、美、韩“三方会谈”,讨论撤走美驻韩核武器和建立朝鲜半岛无核区问题。朝鲜的无核化主张主要有三点:一是美国明确保证不对朝鲜使用核武器;二是销毁或撤出美驻韩核武器;三是建立朝鲜半岛无核区。但美韩方面认为,美已多次声明“只要他国不对美国及其盟国发动核攻击,美国就不会发动核攻击”,因此,美国不可能对某个特定的国家单独做出单独不进行核攻击的保证;同时美韩认为在朝鲜半岛周边国家拥有且部署了大量核武器的情况下,在朝鲜半岛建立无核区是不现实的。   

冷战时期美国在朝鲜半岛的核政策实际上成为朝鲜进行核开发的主要动因之一。需要提出的是,韩国的核开发也是在这一背景下起步,并迅速发展起来的。期间,韩国也曾制定了核武发展计划,秘密从事核武研发,后在美国的压力下被迫放弃。   

2、小布什政府对朝政策的改变是此次核危机爆发的直接诱因   

1991年9月,随着苏联“8.19事件”后国际形势的巨大变化和《美苏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的签署,美国宣布撤出部署在国外的核武器,韩国也改变了在核问题上的立场,宣布韩国将不制造,不保留、不储存、不部署、不使用核武器。美韩立场的变化为半岛核问题的解决提供契机。此后爆发的第一次朝核危机,在有关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也随着1994年10月《美朝核框架协议》的签署而得以和平解决。   

朝鲜核问题再度激化的主要原因在于小布什政府对朝政策的改变。小布什政府上台后,在对朝政策方面迅速表现出强硬姿态,明确表示,不会在克林顿政府原有的基础上恢复与朝鲜的谈判,称“美新政府将中止与朝鲜的接触,全面审查克林顿时期的对朝政策,谨慎而稳妥地推进对朝关系”。2001年3月,韩国总统金大中访美时,布什强调朝鲜仍是一个威胁,并使用大量冷战语言对朝鲜进行攻击。2001年6月,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表示,朝鲜仍属“无赖国家”,美国并未改变“朝鲜是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认识”。与此同时,在履行《美朝框架协议》问题上,美国的态度也出现了新的变化。2001年3月,鲍威尔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表示,《美朝核框架协议》并不令人满意,暗示布什政府有可能考虑替代方案。2001年5月,美国再次将朝鲜定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9?11”事件后,美又将其对朝政策与“反恐”战争联系起来,宣称最有可能向恐怖分子提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朝鲜、伊朗、伊拉克等国是所谓“邪恶轴心”国。2002年初,布什在一次讲话中扬言,为防止恐怖分子获得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美国已将伊拉克、伊朗和朝鲜列为“全球反恐战争”所要打击的目标。另外,美在“9?11”后出台的《核态势评估报告》中甚至将朝鲜列为潜在的核打击目标国之一。   

对于美国对朝政策发生的变化,朝鲜方面反应十分强烈,多次通过媒体、外务省发言人谈话等方式加以反驳和谴责,美朝对立不断加剧。在这种背景下,2002年10月3日至5日,美国总统特使凯利访问了朝鲜。2002年10月16日,美国政府称,朝鲜官员本月初“向美国特使承认了自己的核计划”。针对美方的说法,朝鲜则强调自己有权发展自己的核遏制力,此后危机不断升级。   

3、危机爆发后美国的强硬立场使矛盾不断加剧   

此次核危机爆发后,美国一方面强调朝鲜的核计划是不可接受的、危险的,一方面以逐步升级的方式不断加大对朝鲜的压力。2002年11月14日,单方面停止根据《美朝核框架协议》向朝鲜提供重油;12月10日宣布将中断对朝粮食援助,同时拒绝了朝鲜提出的签署美朝互不侵犯条约的要求。布什政府认为,如果同意和朝直接谈判,就等于屈服于朝鲜的“核讹诈”,是对朝鲜违背条约义务的“奖赏”。在上述施压措施未能奏效后,美国进一步增强了经济和外交“打压”措施,鼓动国际原子能机构向朝施压。2003年1月7日,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通过决议,要求朝鲜在“数周内”放弃核计划,允许国际核查人员重新回到朝鲜,否则将把问题诉诸联合国安理会。布什政府强调,朝鲜必须在可核查的条件下放弃核计划美国才会考虑与朝对话。2003年1月22日,美国副国务卿博尔顿正式宣布,美国将会把朝鲜核问题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与此同时,美国还加大了对朝鲜的军事威慑力度。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法戈要求五角大楼向关岛、日本和韩国等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基地增兵;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表示,即使美国兵力投入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美仍然有能力阻止朝鲜展开核计划。危机发生后,美国采取的是以“威慑”和“打压”为主调的 “单边主义”做法引起朝鲜的激烈对抗,使矛盾不断加剧。   

(二)朝鲜对危机的再度爆发也负有重要责任   

如前所述,朝核危机再度爆发的主要责任在美国,但朝鲜未能消除国际社会的核疑惑,公开宣称要发展核武,而且执意与美国对抗等做法也是引发危机和影响危机和平解决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对此次核危机的爆发朝鲜也负有重要责任。   

1、朝未能彻底消除国际社会的核疑惑是危机再度爆发的重要原因   

朝鲜的核开发始于20世纪50年代末。1959年朝鲜与前苏联签署和平利用原子能协定,根据这个协定,朝鲜派遣大批物理学家到前苏联的杜布纳原子能研究所学习。此后,朝鲜在宁边建成了原子能研究中心,并从前苏联引进了0.1兆瓦的临界设施和2兆瓦的IRT-2000型反应堆,IRT-2000型反应堆于1965年开始启动。20世纪70年代以后,朝鲜在积极促进核开发的同时,开始在宁边地区建设基础研究设施和核燃料加工设施、石墨反应堆、再处理设施等为数众多的核循环设施。20世纪80年代后,由于缺少国际监督,前苏联开始对朝鲜的核活动表示忧虑,担心其可能用于非和平目的,压朝鲜于1985年12月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直到1991年9月,美国宣布撤出部署在国外的核武器后,朝鲜才于1992年1月正式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所规定的《核安全协定》,1992年5月4日,朝鲜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交了朝鲜核设施最初报告,并于7月10日签署《核安全协定》的补充协定。   

1992年5月至1993年2月,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朝鲜申报的核设施共进行了6次临时核查。在临时核查中,国际原子能机构没有找到朝鲜发展核武的证据,但认为朝鲜的申报报告有不充分之处,存在进行核武开发的嫌疑。朝鲜在申报报告中称,为进行试验,曾于1990年从5兆瓦石墨反应堆核废料中一次性提取过90克钚,但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在核查时取样的钚进行分析后认为,朝鲜有可能在1989年、1990年和1991年共进行了3次提取钚的活动,于是提出要对朝进行特别核核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1994年,除朝鲜放射化学实验室以外,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朝鲜其它全部设施进行了核查。但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后表示,依然无法对朝鲜是否转用和再处理核物质下结论。与此同时,朝鲜向国际原子能机构通报称,将对5兆瓦石墨反应堆更换燃料棒。国际原子能机构为了查明朝鲜过去的核行动,要求对抽出的废燃料棒进行放射线光谱测定,而朝鲜只答应让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核查核燃料棒的真伪。1994年5月14日,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到达之前,朝鲜已经开始了废燃料棒的更换工作。国际原子能机构没有拿到记载核反应堆运转的历史记录的原始样本。尽管后来美朝签署了以轻水反应堆替代石墨反应堆为主要内容的《美朝核框架协议》,对朝鲜原有核设施进行了封存,但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朝鲜核设施的疑惑并未消除。   

2、朝鲜公开宣称要发展核武有背国际社会要求半岛实现无核化的共同意愿   

冷战期间,朝鲜曾将半岛无核化作为应对美国核威胁的主要王牌,要求撤出驻韩美军核武器,建立半岛无核区。1992年2月《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签署后,朝鲜曾多次表示,自己无意研发核武器。然而,到了2002年10月,美国助理国务卿凯利方朝时,朝方的无核化立场却发生了根本转变。当时,朝鲜表示“在朝鲜的主权受到美国威胁的情况下,朝鲜不仅有权拥有核武器,而且还有权拥有比核武器更强大的武器”。此后,随着与美国对抗的不断升级,朝鲜多次表示了要发展“核遏制力”,朝鲜副外相在承认朝鲜一直在推进核武器计划的同时,还进一步透露朝鲜正在开发更具威力的武器,并称“这完全是为了应对布什将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指责为邪恶轴心,并对朝鲜采取强硬立场的措施”。有报道称,在2003年4月举行的北京“三方会谈”上,朝鲜代表甚至宣称朝鲜已经拥有核武,并威胁要在必须时展示自己的“核遏制力”。应该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意愿,也是半岛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无论何种原因,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都应从半岛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大局出发,恪守自己在《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中的庄严承诺,挑战半岛无核化地位的做法显然是不正确的。   

3、不断采取激化矛盾的做法不利于危机的和平解决   

此次危机发生后,朝鲜不仅公开宣称要发展核武器,而且不断采取激化矛盾的做法与美对抗,加剧了半岛的紧张局势,增大了朝核问题的解决难度。2002年11月21日,朝鲜宣布《朝美核框架协议》无效;2002年12月22日,朝鲜宣布开始启封被冻结的核设施,并拆除了国际原子能机构安放在宁边的监视核冻结情况的监督装置,驱逐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察人员;2003年1月11日,朝鲜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表示不再受朝鲜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的《核安全协定》的约束;2003年10月3日,朝鲜宣布已解决从核燃料棒提取钚制造原子弹的“所有技术问题”,称朝将维持并逐步加强其核遏制力量,以对抗美国可能发动的先发制人核攻击的威胁。朝鲜的上述做法加重了国际社会对朝企图发展核武器的忧虑,同时也进一步加剧了朝美之间的矛盾,使半岛局势持续紧张,不利于危机的和平解决。   

二、美朝双方的立场及主要分歧   

冷战结束后,朝鲜在失去两极格局安全保障的情况下,企图利用核问题提高换取美安全保障的筹码,以消除美国的军事威胁。而美国处于全球扩张期,霸权野心膨胀,使朝鲜的安全诉求处处遭遇其战略扩张的压制,可以说,朝核问题的再度激化是美朝间长期的遏制与反遏制斗争的必然结果。   

(一)美国的立场   

美国现政府在朝核问题上的基本政策目标是解除朝鲜的核武装。克林顿时期,美认为朝鲜政府内部存在主张变革的力量,通过对话可以使其实现政治上的逐渐演变和经济上的 “软着陆”。但布什等人认为朝鲜是不可信的“无赖国家”,无法成为对话伙伴;认为仅通过克林顿时期广泛的对朝接触政策没有、而且也不会使朝鲜发生有益于美国的改变。   

布什政府对朝鲜政府的认识主要基于以下几点理由:一是认为朝鲜奉行“先军政治”,是个非常军事化的国家,拥有100多万现役军人和600多万预备役部队,军人数量占到了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朝鲜至今没有放弃武力统一的目标,在非军事区北部部署有大规模军事力量,并一直全力进行战争准备,对地区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二是认为朝鲜已经开发出射程340公里至2200公里的“飞毛腿”短程导弹和“劳动”中程导弹,并正在开发射程可达5000公里以上的“大浦洞”型中远程导弹,严重威胁美国及其东亚盟国的安全,而且朝鲜一直从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活动。三是朝鲜过去曾制造了许多如仰光爆炸案、袭击青瓦台、绑架日本人等恐怖事件,因此,朝鲜是国际恐怖主义的源头之一。四是朝鲜一直在秘密从事核武器的研发,未能很好地遵守《朝美核框架协议》。   

基于上述认识,美国政府认为,美国必须以此次危机为契机,以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方式彻底解决朝鲜的核问题。所谓“可核查”是要通过核查方式弄清朝鲜核开发的全部情况,消除国际社会的“核疑惑”;所谓“不可逆转”是要废除以对朝援建轻水方应堆为主要内容的《美朝核框架协议》,以帮助朝鲜修建常规能源设施的方式解决朝鲜的电力供应问题,并以此剥夺朝鲜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   

另外,美在朝核危机中的一系列强硬做法,也有保持对半岛事务的主导权,加强对韩日的控制之意。近年来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出乎美国的意料,朝韩关系沿双方首脑会谈确定的原则不断发展,东海线、京义线铁路、公路联接工程进展顺利,双边贸易额2002年历史性地突破5亿美元。朝日关系也通过2002年8月小泉访朝取得突破。美认为,韩日在对朝政策上的“离美”倾向越来越强,如任其发展将美战略利益构成重大冲击。因此,美有必要通过朝核危机渲染朝鲜威胁,以此遏制朝韩、朝日关系的发展,强化美对半岛事务的主导权,加强对韩日的控制。   

(二)朝鲜的立场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朝鲜一直将改善朝美关系作为其对外政策的首要任务,企图以此实现从美获取包括粮食援助在内的经济和支持,以解决经济困难;从美国获取安保保障,解决体制的合法性问题;软化韩美军事同盟,削弱美韩军事威胁;提升国际地位,打破外交孤立局面;提升朝鲜领导人在民众中的威望,以解决内部的稳定问题等目标。1994年《美朝核框架协议》的签署以及克林顿政府执政后期美朝关系的改善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朝对美政策目标的实现。然而,布什上台后,一改克林顿时期的对朝接触政策,公开指责朝鲜为“邪恶轴心国”和之一,对朝采取强硬态度,企图通过施加外部高压,促使朝国内发生美所期望的变化。   

随着布什政府推行新的对朝政策,美国在“核框架协议”中对朝方做出的各项承诺,至少有三项已不准备兑现或无法兑现。一是美已无法按协议要求于2003年前为朝建成2座轻水反应堆;二是美没有按协议要求积极推进同朝方互设联络处和建交事宜;三是美不仅未按协议不再对朝进行核威胁,反而将朝鲜定为潜在的核打击对象国。这使朝鲜在第一次核危机中取得的对美政策成果难以为继,于是朝被迫调整了在核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公开承认有核武发展计划,目的是通过核牌迫美重开美朝直接对话,进而推动对美政策目标的实现。目前,朝在核问题上的基本立场,一是要求同美国给安全保障,以消除安全忧虑,保障政权的合法性;二是要求美给予赔偿,以弥补美违反《美朝核框架协议》给朝带来的经济损失;三是谋求在激化矛盾与解决矛盾的过程中推动朝美关系的改善。   

(三)美朝之间的主要分歧   

当前,美朝在核问题上的斗争还在继续。由于双方追求的政策目标明显不同,导致双方在一系列具体问题上立场尖锐对立,目前双方的分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美国强调完全“可核查”,以消除对朝核问题的疑惑;而朝鲜则欲继续推行“模糊战略”,以谋取更多的战略利益。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核查与反核查的斗争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冷战时期,美国在驻韩核武器问题上采取了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态度,对朝鲜提出的进行核查和撤出驻韩核武器要求从来都是置之不理;冷战结束后,在美国宣布撤出驻韩核武器的同时,提出了对朝进行核核查要求,而朝方则出于对美方是否真的撤走驻韩核武器以及韩国进行核开发情况的疑虑,提出了同时“核互查”要求,既在自己接受美韩核核查的同时,也要对驻韩美军的核武器及韩国的核开发情况进行核查,但遭美韩断然拒绝;后经激烈的讨价还价,朝方最终放弃了对美韩进行“核互查”的要求,接受了对自己的“单方面核查要求”,但对美韩的疑虑并未消除,因此在接受核查的同时,也采取了一种“既不让你找到我发展核武器的确切证据,又让你无法完全排除我发展核武器的可能”的“模糊战略”,以此来与美国周旋,最大限度地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而美国也认识到,不搞清朝鲜全部的核开发情况,朝核问题就难以彻底解决。因此,在此次核危机中,要求实现“完全的可核查”与企图继续坚持“模糊战略”成为美朝之间的主要分歧和斗争的焦点之一。   

二是美欲通过多边解决问题,以加大对朝制约;朝则认为多边对美国的制约力度有限,而更愿意通过双边解决问题。美国认为,朝鲜是“邪恶轴心”,是“非法政权”不愿单独同朝打交道,认为美同朝直接对话会抬高朝鲜的国际地位,等于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朝鲜政权的合法性;同时,美国还认为,朝鲜是一个不守信用的国家,美朝之间达成的协议,难以保证朝鲜能认真执行,1994年的“核框架协议”未能真正阻止朝鲜的核武计划就是一个例证,因此,朝核问题应通过一个多边机制来解决,通过多边的制约加大对朝履约的压力,以保障协议最终能得到落实。而朝鲜则认为,所谓朝核问题完全是美推行对朝敌视政策造成的,主要是美朝之间的事,因此应该通过美朝双边对话来解决。同时,朝鲜还认为,美国奉行单边主义,只以自己的意愿行事,对多边机制、国际法则、联合国决议等都可弃之不顾,因此,多边机制除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之外,并不能保证美国会履行自己的承诺。因此,更希望通过美朝直接对话解决朝核问题。   

三是朝欲与美签订《互不侵犯条约》,消除美对朝军事威胁;而美只愿提供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并认为朝是“邪恶轴心”和“潜在的核打击对象国”。朝鲜认为,冷战结束后,所谓的社会主义阵营早已不复存在,而美韩的军事同盟却在不断加强。朝鲜与美韩的关系依然在以1953年“停战协定”为基础的“事实上的休战状态”。与此同时,美国不断加强在半岛的军事存在,每年举行多次以朝鲜为假想敌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将朝鲜列为美国可以进行先发制人核打击的“无赖国家”。面对美韩强大的军事威胁,朝鲜被迫将安全问题放在第一位,在国家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将很大部分的国家资源用于军事建设,实行“先军政治”。而“先军政治”的实施又进一步加重了自身的经济困难,经济困难不断加重又影响政权的稳定。朝鲜认为,改变目前困境的最有效办法是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而签订《互不侵犯条约》是朝美之间结束“休战状态”,走向和解并最终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关键一步。但美国认为朝鲜政权是“邪恶”、“非法”和“无赖”的,是美反恐战争所要打击的目标之一,因此,不愿同朝签订《互不侵犯条约》。   

四是美欲废除《美朝核框架协议》,剥夺朝鲜和平利用能源的权利;而朝则欲继续《美朝核框架协议》,并要求美对未按时建成轻水反应推提供赔偿。美国认为,1994年的“核框架协议”对朝让步太大;没有对“核查”问题做出规定;将朝核问题这一影响地区安全的国际问题变成了美朝间的双边问题;未能保证朝放弃核武研发,因此,应予废止。美政界许多人认为,1994年的“核框架协议”已经给了朝鲜一次和平利用核能的机会,而朝鲜却未加珍惜,但这样的机会只能有一次。为实现朝核问题的“不可逆转”,美应考虑以对朝援建常规能源设施的方式,剥夺朝鲜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朝鲜方面对1994年的“核框架协议”中未能写入不能按时援建轻水反应堆时和责任追究和经济补偿等问题也心存不满,但从总体上认为“核框架协议”是推动了美对朝政策目标的实现,是对美外交的一次胜利,因此,仍希望能回到《核框架协议》的轨道上,解决目前的危机。   

五是朝要求美国首先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然后才可放弃核武计划;而美国则要求朝必须首先放弃核武计划然后才可考虑其它相关问题。目前,美朝双方在核问题的对话条件上存有明显分歧。美国要求把终止朝鲜核武器计划作为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要求朝鲜必须首先放弃核武计划,然后可考虑为其提供安全保障和经济补偿等问题。而朝鲜则提出,只有美国放弃对朝敌视政策和战争威胁,承认朝现行体制,并为朝提供安全保证,才会放弃核武研发计划。双方僵持不下之际,朝鲜又提出,“美为朝提供安全保障之同时,朝鲜冻结核武计划”的主张。但美认为,冻结朝鲜核武计划并不能使朝核问题得到真正解决,强调必须以“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解决朝核问题,因此,依然坚持朝鲜必须首先放弃核武计划。   

三、朝核危机的发展趋势   

从最近围绕朝核问题展开的一系列外交活动看,有关各方均表现出和平解决的愿望,而且也只有和平解决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所有各方的利益需要,因此朝核问题最终将得以和平解决。但同时我们也应看到,由于矛盾由来已久,错综复杂,加之美朝积怨甚深,缺乏互信,和平解决进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一)朝核危机终将和平解决   

从双方的战略企图及半岛周边的国际关系上看,朝核危机导致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不大,朝核危机终将和平解决。   

第一,朝美双方都有和平解决的愿望。从朝美双方的利益分析不难看出,和平解决危机不仅符合朝鲜的根本利益,也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朝鲜谋取核武器将冒巨大风险,如导致美实施军事打击、乃至发动更换政权的战争等。这些风险将使朝鲜的国际环境迅速恶化,经济改革化为泡影,从根本上违背朝鲜打“核牌”的初衷。同时,核危机失控也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近年来,韩日国内的反美情绪不断高涨,尤其是韩国,民众不满美韩“驻军协定”,学者们不满美对朝政策,各政党领导人均反对美军永远驻留韩国。如美采取战争手段将导致半岛局势失控甚至朝鲜政权跨台。而没有“朝鲜威胁”存在,韩日的反美情绪将更加强烈,并可能危及美东亚战略两大支柱--美日、美韩同盟和亚太10万驻军赖以存在的基石,削弱美在东北亚安全格局中的地位和作用。   

第二,韩日的牵制将使美更多地考虑以和平手段化解危机。韩日均主张以和平手段解决美朝核争端。韩国认为,朝业已开始的改革进程符合韩国的民族利益。韩国的对朝政策目标是诱导并积极支持朝改革开放,使朝经济水平不断提高,逐步缩小南北经济差距,同时不断扩大南北交流与合作规模,在交流与合作的过程中逐步化解民族矛盾,推进统一进程。因此,即使在美朝核争端不断加剧的现在,朝韩交流与合作也没有停止。日本从自身利益考虑,也不希望朝鲜半岛爆发战事而危及自身安全,更不希望半岛实现统一。韩日两个盟国的牵制将促使美国更多地考虑以和平手段解决争端。   

第三,中俄的立场有利于争端在可控的范围内解决。中俄作为两个与朝鲜半岛相邻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事关自己关键利益的朝鲜半岛问题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中俄两国都主张半岛无核化,反对朝鲜研发核武器;都赞成给朝鲜提供安全保证,以解决朝鲜对自身安全的关切,都赞成给朝鲜提供经济与人道主义援助,帮助朝鲜走上经济改革之路;都反对美国采取军事行动,积极主动地进行外交斡旋。中俄的主张对美国的单边黩武和朝鲜的核冒险都有巨大的制约作用,有利于朝核危机的和平解决。   

第四,美国在半岛动武面临诸多困难。从军事角度看,美对朝动武也面临诸多困难。一是美在韩驻军仅3.7万,根据5027-00作战计划,半岛爆发全面战争美需动用包括160艘舰船和1600架飞机在内的69万部队。目前事态尚不足以促使美下定决心在半岛打一场大规模战争,同时由于伊拉克问题的牵制,短时期内美军将无力再在东北亚地区进行如此规模的兵力集结。二是即使仅采取“外科手术”或其它形式的有限军事打击,朝也极可能做出全面反击。不做好冲突迅速升级的准备,美对朝的有限军事打击难以奏效。三是韩国是朝鲜手中的“人质”,朝军事力量的60%部署在平壤-元山以南地区,随时可对南发动大规模进攻。朝前沿设施全部实现了地下化,具有很强的抗打击能力,三八线附近射程可达汉城的500门远程火炮在被摧毁前即可发射数千枚炮弹。朝拥有的“劳动”及“大浦洞”系列中远程导弹可携带核生化弹头,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攻击能力扩展到韩国全境和日本大部。韩日两个盟国及驻韩美军面临的巨大风险将使美在动武问题上慎之又慎。   

(二)不会迅速取得突破   

尽管和平解决朝核危机的进程已经正式启动,美朝双方均表现出缓和姿态,第二轮“六方会谈”也可能在不远的将来举行。但美朝双方均未改变对对方的基本看法,可以说目的所达成的和平解决危机的共识还是非常脆弱的,远不能保证“和平趋势”不可逆转。   

从美国的角度讲,由于伊拉克的战后重建危机不断,使美国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根本无力应对东亚地区可能爆发的新的冲突;同时,也是由于伊拉克的原因,布什政府的对外政策开始在国内引起越来越多的争议,并导致布什的支持率持续下跌,已危及其“选情”。在这种情况下,布什软化其在对朝政策上的立场很可能是出于竞选连任的考虑,而非对朝政策发生了根本改变。   

从朝鲜的角度讲,由于历史的原因,朝始终对美国的对朝政策存有疑虑,认为“扼杀朝鲜政权”是美国政府的既定政策,而布什上台后的一系列强硬做法又加重了朝鲜的疑虑。尽管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朝鲜表现出一定的和解姿态,但朝似乎对在布什执政期间朝核问题得到圆满解决不抱多大的希望。因此,许多人认为,在目前情况下,朝鲜不可能轻易做出放弃核计划的承诺,除非美国给予其足够的好处。   

总之,从长远看,有关各方有望通过“六方会谈”达成新的协议,使朝核问题得到和平解决,但这将是一个长远、曲折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尤其是在明年美国的大选结束前,取得突破的可能性不大。   

香港公司注册咨询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