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家观点 >

中国,国际军控与裁军的重要力量

时间:2011-09-02 15:07来源:解放军网 作者:军控协会 点击:
在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成立十周年之际访该协会秘书长黎弘 ■罗朝文 本报记者 吕德胜 8月30日,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在京举行成立10周年纪念大会,本报记者就此独家专访了该协会秘书长黎弘。 新中国成立后军控与裁军政策的意义不容低估 在很多人看来,中国全面参

——在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成立十周年之际访该协会秘书长黎弘 ■罗朝文 本报记者 吕德胜


 

8月30日,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在京举行成立10周年纪念大会,本报记者就此独家专访了该协会秘书长黎弘。

新中国成立后军控与裁军政策的意义不容低估

在很多人看来,中国全面参与国际军控进程主要是上个世纪80年代之后的事情。在此之前,受当时所处国际环境制约,直接参与不多。
“事实上,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一段时间,中国一直密切关注国际裁军动态,也有自己的相关主张和政策,并通过各种可能的国际场合,向世界表明中国对于国际裁军的立场,提出了涉及军控与裁军内容的建设性主张。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中国关于全面禁止并且彻底销毁核武器、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主张,以及保证无核武器国家不受核威胁和核讹诈的主张。”黎弘说,这些主张和原则,受到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认同,直到今天仍是推进国际军备控制与裁军前行的旗帜。
上世纪70年代,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的力量迅速成长壮大,超级大国控制裁军进程的局面逐渐被打破。黎弘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派出代表团出席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进一步拓展了涉足的国际军控领域,扩大了中国独立自主和平外交和防御性国防政策的国际影响力,但不能据此低估此前中国在军控领域的重要作用。

中国几乎加入了全部国际军控与裁军条约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随着中国国内政策的转变和国际形势的积极变化,中国的裁军政策做出重大调整。继1978年参加第一届裁军特别联大之后,1980年中国开始参加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并于1983年首次派出专职裁军大使,同年加入了国际原子能机构。
黎弘说,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国开始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军备控制与裁军进程,提出了一些符合和平潮流,符合广大热爱和平人们愿望的主张。比如,面向国际社会提出了中国“不主张、不鼓励、不从事核武器扩散”的“三不”政策。1983年加入《外空条约》后,又于次年向联合国大会提交决议草案,呼吁促进和平利用外空,要求停止外空军备竞赛。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中国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全面参与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黎弘介绍说,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几乎加入了全部的国际军控与裁军条约,积极参与有关地区防扩散问题的外交努力,努力推进信任措施建设,不断增加军事透明度。中国积极倡导的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为核心的新安全观,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肯定与支持。在中国的积极推动下,2000年,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五个核国家发表联合声明,共同宣布核武器不瞄准任何国家。


中国的非政府组织成为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的重要推动力


“要重视民间组织和社团在核安全文化建设方面的独特作用。”去年4月,在美国举行的核安全峰会框架下的非政府组织论坛最终报告里,写入了黎弘代表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提出的重要观点。
在黎弘看来,这只是中国非政府组织在国际军控与裁军领域发挥作用的一个缩影。
黎弘介绍说,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取得的每一步进展,从来都不缺乏非政府组织的身影。在此背景下,我国的非政府组织在军备控制与裁军领域也做出了不懈努力,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全球零核倡议”大会上,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等非政府组织代表提出的“使用核武器违反生存权”等观点,得到了积极的反响。此外,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八次审议大会上,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同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联合提交了一份名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一个走向无核世界的重要步骤》的工作文件。


延伸阅读:充满波折的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

■徐光裕

国际军控与裁军是人类共同的事业,是维护世界和平、保持战略平衡、制约国际战争不可替代的重要条件,需要更多的关注与不懈的努力。
从历史的角度观察,军备控制与裁军是和平时期特有的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事物,是在战争的政治目标达成后必然出现的现象。无论是战胜一方,还是战败一方,都有恢复国力、削减军备的需要。

然而,军备控制与裁军又是一个充满曲折的过程。随着冷战的开始,美苏又展开了史无前例的军备竞赛。由于两者都是二战的胜利方,又是两大阵营的首领,争夺势力范围和军备竞赛成了两个超级大国对外政策方面的第一需求。
不过,由于担心过重的军备和军力负担给国力带来过重的负担,担心“擦枪走火”发生正面冲突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甚至是核大战,双方仍然有军备控制和裁军的第二需求。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国际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各国在安全领域的相互依存日益加深,国际军控与裁军事业也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随着两极格局的终结,数以万枚计的核武器储备已经失去当年两霸相互确保摧毁的战略意义,并带来巨大的经济、社会和安全负担,于是第二需求开始突出,从而推动了美俄之间的双边核裁军进程,双方在去年就削减战略核武器达成了新的协议。在防止核扩散和积极推动无核区建立方面,国际社会也取得不少实质性进展。
当前的一个可喜现象是,在多国政府积极参与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的同时,全球的公民社会也开始以各种非政府组织的形式积极参与到这一进程中来。他们以“地球村”居民的主人翁态度,用实际行动表达人类渴望和平、反对战争的强烈愿望。这一力量,对该领域的大国博弈形成了一定的限制,压缩了个别霸权国家我行我素的能力与空间,也是推动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取得进展的重要动力。

 

 

(责任编辑:军控协会)
------分隔线----------------------------